赞“无我”(二)

何世平

共产党人的“无我”是“舍我”

“舍我”就是舍得放弃自我,包括舍得放弃自己的利益、自己的名誉、自己的地位、自己的青春、自己的身躯、自己的生命。甘于奉献而不求获取,施于爱心而不图回报,可谓“舍小我,为大我”、“舍小我,成大我”、“舍小家,顾大家,为国家”。“舍我”是共产党人的政治品格、精神坐标和奋斗密码。壮哉,舍我其谁!这是共产党人的伟大担当。其境界之高、胸怀之广、气概之大、斗志之昂。面对该做的事,决不躲闪,决不退让。面对“急难险重”,挺身而出,冲锋在前。当席卷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突如其来、人民群众的生命健康受到严重威胁之时,以钟南山、张伯礼、张定宇、陈薇为代表的共产党员闻令而动、逆行出征,与病毒鏖战,以生命守护生命,彰显了共产党人临危担当的勇气和情怀。壮哉,舍己为民!这是共产党人的伟大品格。心中装着人民,一切为了人民。伟大的共产主义战士雷锋“把有限的生命投入到无限的为人民服务之中去”。爱民模范罗盛教舍己救人的事迹传颂至今,激励后人。壮哉,舍生取义!这是共产党人的伟大追求。义无反顾地投身正义事业,坚定不移地置身崇高事业,大义凛然地献身人类最伟大的事业——实现共产主义。中国最早的马克思主义者和中国共产党主要创始人之一的李大钊在监狱中坚贞不屈,坚信“共产主义在中国必然得到光辉的胜利”,在刑场上高呼“共产党万岁”,英勇就义,时年38岁。革命烈士夏明翰临刑前奋笔写下了气壮山河的就义诗“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杀了夏明翰,自有后来人”,时年仅28岁。壮哉,舍生忘死!这是共产党人的伟大壮举。“抛头颅洒热血,捐身躯照汗青”。董存瑞、邱少云、刘胡兰、江姐、赵一曼、杨靖宇等革命英雄,为了革命事业,为了建立新中国,不惜牺牲了自己宝贵的生命,名垂千古,万世流芳。广大党员干部当以英雄模范和革命先烈为榜样,努力为党为国为人民鞠躬尽瘁,无私奉献自己,勇于牺牲自己,真正做到以身许党许国、以身报党报国。

共产党人的“无我”是“捐我”

从诞生那一天起,中国共产党就把“为人民谋幸福、为民族谋复兴”作为自己的初心使命和奋斗目标。从入党宣誓那一刻起,共产党员的“我”就不仅仅属于自己,而是把自己交给了党、交给了人民,并“随时准备为党和人民牺牲一切”。无论岁月如何更迭,无论风云怎么变幻,共产党人始终深怀爱党爱国爱民之心,始终秉持报党报国报民之志。这种爱心与志向的直接表达和具体体现,就是“捐我”。包括捐我之物、捐我之资、捐我之智、捐我之力、捐我之技、捐我之热血、捐我之身躯、捐我之生命等等。“捐我”,是共产党人“真我”、“大我”、“忘我”、“舍我”的集中表现,是共产党人“无我”境界的生动写照。在抗美援朝的上甘岭战役中,黄继光身负重伤、弹药用尽,毅然用自己的胸膛堵住了敌人火力点疯狂扫射的枪口,以自己年轻的生命为后续部队冲锋扫清了障碍。“最美奋斗者”、“时代楷模”张桂梅坚守报国初心,毅然到云南支援边疆建设。扎根贫困地区40多年来,她捐款捐物捐智捐力助教,创办了全国第一所全免费女子高中,使数千名贫困山区女学生圆了大学梦。“七一勋章”获得者、“感动中国”人物黄文秀,担任广西百色扶贫驻村第一书记后,把那颗赤诚而火热的初心奉献给脱贫事业,把自己30岁的青春“捐”给了那片她热爱着的并为之挥洒汗水的土地。置身伟大时代,投身伟大事业,每当抢大险、救大灾的危难关头,面对需要帮助和求助的弱势群体、特殊群体,在党、国家和人民最需要的时候,广大党员干部一定要挺身而出,以爱党爱国爱民之心、报党报国报民之志和“捐我”之举,表现共产党人的高尚品质和崇高精神,彰显共产党人的先进性和纯洁性。

共产党人的“无我”是辩证的“有我”

唯物辩证法告诉我们,“无我”与“有我”虽有区别、虽相对立,但并不矛盾、并不冲突。因为,“无我”与“有我”作为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既对立又统一,二者是相互依存、相互融合、相互滋润、相互转化、相互促进、相互升华的辩证关系。“无我”侧重于价值取向,“有我”侧重于实践行动。“无我”多与奉公、奉献、人民相连,“有我”多与责任、使命、奋斗相连。“无我”是一种智慧、一种气度、一种格局,“有我”是一种担当、一种承诺、一种情怀。如果说“无我”是肥沃的土壤,那“有我”就是在这片肥沃土壤上长出的参天大树。二者相辅相成的关系表现在:“无我”是“有我”的根基,“有我”是“无我”的巅峰;“无我”是“有我”的方向,“有我”是“无我”的实践;“无我”孕育“有我”,“有我”滋养“无我”;“无我”引领“有我”,“有我”映照“无我”;“无我”折射“有我”,“有我”印证“无我”;“无我”提升“有我”,“有我”深化“无我”;“无我”之中显“有我”,“有我”之中显“无我”。可见,无也是有,有也是无。“无我”就是辩证的“有我”,“有我”就是辩证的“无我”。从主体、来源、本质、目标上来看,共产党人的“无我”与“有我”高度一致,二者统一于共产党的初心使命、统一于共产党人的奋斗征程、统一于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伟大实践之中,都是推动民族复兴、推进大国崛起的动力源。共产党人的“无我”与“有我”,蕴含着共产党人做人、干事、为官的辩证法。“无我”无的是“假我”、“小我”、“私我”、“唯我”、“坏我”,“有我”有的是“真我”、“大我”、“忘我”、“舍我”、“捐我”。可谓:有我无我同相伴,无我有我总相宜。当今,“有我”之担当,“无我”之境界,已成为新时代共产党人人格力量的两大支点、两大光环!广大党员干部务必深刻认识和正确处理“无我”与“有我”的辩证关系,始终秉持“无我”大境界和“有我”大担当,坚定不移地以“有我”之担当彰显“无我”之境界、以“无我”之状态绽放“有我”之光华。

需要指出的是,“无我”与“有我”既抽象又具体。当存在于意识即为抽象,当见于行动即为具体。作为极具哲学色彩“无我”、“有我”,是“抽象概念”。作为展现实际行动的“无我”、“有我”,则是“具体概念”。正因如此,现实中有人常使用“具体概念”的“无我”、“有我”。“具体概念”的“有我”,就是我介入、我融入、我加入、我参与,可谓“投身其中”。“具体概念”的“无我”,就是我没介入、我没融入、我没加入、我没参与,可谓“置身事外”。由此可见,作为“具体概念”的“无我”与作为“抽象概念”的“无我”是不一样的,作为“具体概念”的“有我”与作为“抽象概念”的“有我”也是有所不同的。对于这一差异,要从“同一词语表达两种概念”上加以理解。大量的事实告诉我们,作为“具体概念”的“无我”与作为“具体概念”的“有我”,是截然相反的两种意识、两种追求、两种行为。那么,何时“无我”?何时“有我”?何处“无我”?何处“有我”?何种情形下“无我”?何种情形下“有我”?每一名党员干部都应认真思考并作出正确回答。忠于职守“有我”,玩忽职守“无我”;责任担当“有我”,偷尖耍滑“无我”;吃苦耐劳“有我”,拈轻怕重“无我”;造福黎民百姓“有我”,侵害群众利益“无我”;清正廉洁“有我”,腐化堕落“无我”;开拓创新“有我”,因循守旧“无我”;谦虚谨慎“有我”,妄自尊大“无我”;淡泊名利“有我”,追逐名利“无我”;砥砺奋斗“有我”,贪图享乐“无我”;甘于奉献“有我”,一味索取“无我”……这是共产党人的自觉选择、必然选择,这更是共产党人的崇高选择、伟大选择。当今,在实现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的新征程上,面对各种机遇挑战、各种使命任务、各种利益诱惑、各种大考检验,面对一个又一个“娄山关”、“腊子口”和“十字路口”,党员干部一定要把握好自我,切实答好“无我”与“有我”的选择题,努力做一个无愧于党、无愧于人民、无愧于时代的共产党人。

综前所述,共产党人的“无我”,不是没有“自我”,也不是无视“自我”的存在,更不是迷失“自我”、放弃“自我”,而是经过“自我净化、自我完善、自我革新、自我提高”,将“自我”升华成“真我”、“大我”、“忘我”、“舍我”、“捐我”、“有我”。可以说,“真我”、“大我”、“忘我”、“舍我”、“捐我”、“有我”,共同涵养、铸就、架构了“无我”。“真我”是“无我”的呈色,“大我”是“无我”的根本,“忘我”是“无我”的特质,“舍我”是“无我”的坐标,“捐我”是“无我”的光芒,“有我”是“无我”的映照。

“人若无我,方能伟大。”对于每一名党员干部来说,有了“真我”的风采,有了“大我”的品格,有了“忘我”的执着,有了“舍我”的情怀,有了“捐我”的奉献,有了“有我”的担当,就能做到“无我”的状态,就能使自己成为一名名副其实的共产党员!成为一个顶天立地的共产党人!成为一位党的好干部、人民的好公仆!

“无我”,是共产党人的奋斗状态。“无我”,是共产党人的崇高境界。“无我”,是共产党人的深厚情怀,“无我”,是共产党人的伟大品格。“无我”,是共产党人的英雄气概。“无我”,是共产党人的不朽丰碑。祖国需要“无我”,人民需要“无我”,时代需要“无我”,发展需要“无我”。我们赞美“无我”。我们呼唤“无我”。我们倡导“无我”。我们践行“无我”。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征程上,让我们高擎“无我”大旗,进入“无我”状态,置身“无我”境界,秉持“无我”情怀,锻造“无我”品格,争当“无我”楷模,谱写“无我”华章,创造“无我”荣光,努力为党为国为人民再创佳绩、再立新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