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议“共同缔造”

李诗咏

当前,全市城乡以党组织为核心,以社区(村)为基本单元,积极开展美好环境与幸福生活共同缔造实践活动。活动旨在践行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走好新时代党的群众路线,加强党同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推动解决一批群众“急难愁盼”问题,为迎接党的二十大胜利召开营造平稳健康的经济环境、风清气正的政治环境、国泰民安的社会环境。

“共同缔造”作为基层治理的先进理念和方法,在中国古代基层治理实践中也曾得到运用,十堰地方官员也有这方面实践的成功案例,典型就是明万历初年房陵知县朱衣主持维修和管理潵海堰一事。

据清代《房县志》记载:房县城南约二十里地有滴水岩,半山腰有出水口,水下泄冲击成潭,潭底三股水柱翻涌,当地人说是海眼,这个地方就叫“三海眼”。潭水下游一大片地方土壤深厚、土质肥沃,被开辟成水田,面积超万亩,是房陵城郊重要的水稻产地,所产“饱霜米”远近闻名。稻田共三畈,都是引“三海眼”潭水灌溉,所筑堰渠称潵海堰,时间久了“潵海堰”也成了地名。

明万历四年(1576年),金陵(南京)人朱衣自郧西知县改任房陵知县,初到任即巡行属地,足见其关心民生、为政勤勉,更难得的是他运用“共同缔造”理念办理民事,一举消弭了困扰潵海堰田民多年的流弊,显示了难得的才干。纵观朱衣处理潵海堰灌溉问题的过程,可以看出清晰的为政逻辑和处事方法:

首先是共谋。“皇权止于县政。”作为知县,在辖域之内具有无上权威。潵海堰水利设施建设、管理对一县政务而言算不得大事,处理这件事情朱衣完全可以一言九鼎,但他不搞一言堂,更不拍惊堂木,不是一切由自己说了算,而是邀请“乡之三老”——一乡之内德高望重、协助官府办理民事的长者,连同“堰长”——分段(畈)管理堰渠的族长一类贤达、头人会商,让大家对每家每户关心的事各抒己见,一同谋划,提出解决问题的好办法。

接着是共建。政府出面组织,动员全畈田家投工投劳参与灌溉设施修建,让大家的事情大家办,官府拿出资金予以支持。这是古代官府惯用的“以工代赈”办法的升级版,跟今天政府“以奖代补”支持地方基础设施建设异曲同工。

然后是共管。首先明确责任,由三老、堰长监督田民轮流执守看护堰渠。其次订立规则,一是规定斗门启闭机制:上溢则板以障之,下涸则启以泄之。二是与各畈主事者约定堰水分配制度,明确悖理违规情况出现后的处罚措施:下畈当受水而不予者,罚在上畈;不当予水而取其水者,罚在下畈。再就是广泛宣传。由官府出面,将堰渠有关设施设置的缘由、过程、意义、经管的要求形成文字刻石立碑,广泛严肃地晓谕世人——今人和后人,使好的规矩“垂之永久”,促使所有相关的人——官吏和百姓都“无怠成事”。管理措施既着眼当前,又观照长远,严谨、周密、权威。

最后是共享。朱衣处理潵海堰灌溉问题,一举实现三个目标:一是消弭了潵海堰田民多年讼争,不仅化解了当前矛盾,改善了当地社会环境,更通过建章立制消除矛盾隐患,为基层长治久安、乡风文明打下了基础。二是改善了地方基础设施。“民以食为天”,潵海堰灌溉问题关乎三畈田民生计,他们当时“急难愁盼”的就是如何有一条牢固的堰渠,并科学、严格地管理好,保证灌溉之需的同时又避免纷争,朱衣所作所为恰好回应了他们的所思所盼,解决了他们的所苦所愁。三是为官府立威增信。威不立,令不行。“小信未孚,神弗服也。”威信对于官府乃至官员个人治域理政十分重要,古今中外概莫能外。中国古代有官箴说“民不服我能而服我公”,朱衣的作为既展示了“能”,也体现了“公”,无形中为县署也为自己树立了威信,百姓自然是服气的,为其在更大范围、更高层次推行善政做了铺垫,类似商鞅推行变法前的“立木为信”。正是在这件事情圆满处理后不久,朱衣在房陵顺利推行了田赋征收“一条鞭法”改革,走在郧阳府属各县的前列。

按当今开展“共同缔造”的方法路径,朱衣处理潵海堰灌溉问题一事始末,似乎缺少了共评环节,其实从文献记载来看,百姓们是用另一种方式对朱衣的行为进行了评价:他们踊跃投工投劳,参与潵海堰建设和管理,用行动为一县之长处理此事的方法和程序投了一张大大的赞成票。“政声人去后,民意闲谈中。”至于这件事情处理的终极结果,我们已无法听到当时百姓的议论,但从历史文献的记载中,可以洞察潵海堰民乃至更多的人对此事的评价——后世的《房县志》将朱衣作为名宦,为其立传,专门记载了这件事。另外,朱衣的行为还得到了上级的肯定。作为封疆大吏的郧阳抚治都御史王世贞收到朱衣的呈文后,欣然“称善”,并亲撰《潵海堰斗门碑记》刊刻于石碑,树立在潵海堰旁的通衢大道边,告诫后人都要“无怠成事”。所有事实都证明,朱衣的行为既契合了民意,也符合赋予其权力的朝廷的要求,还符合社会主流价值的判定。

封建时代地方官的职责是“代天牧民”,我们共产党人的宗旨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二者出发点、落脚点不同,但“尽心民事”要求是一致的,造福一方的方法选择也应有相通之处。(作者单位:市委党史学习教育办公室)